<rp id="yz2qk"><acronym id="yz2qk"><input id="yz2qk"></input></acronym></rp>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一米藏丨Wutopia Lab+三益中國

    俞挺:大隱于市的收藏者之家
    這個躲在上海市中心深處的避世一米藏是建筑師為建筑師設計的居所

    Hiding?house“建筑學不應該僅僅滿足創造一種遮蔽物的原始訴求,那些看上去沒有聯系的建筑因為人的活動在不同時間,地點被不同事件所聯系在一起。建筑其實是巨大的物質的網絡。它一直在被發展的人所塑造同時也塑造著發展的人?!?#8212;–俞挺

    Wutopia Lab接受建筑師高棟委托歷經六年為他完成了位于上海市中心的帶有一個黑院子的隱秘的收藏者之家—一米藏。

     

    楔子:雅集

    2020年7月11日下午,妝容整齊的昆曲演員從收藏者之家大門款款走入黑院子的鏡花水月時,這個歷經六年波折的鬧市小宅院終于宣告落成。它是小博物館,showroom,可以做會所,也是家,更是高棟送給自己妻女的禮物。對設計師而言,隱秘的收藏者之家則是一次值得的復雜生活和建筑學文本實驗。

     

    文之悅—收藏者之家

    一:Plot很簡潔

    建筑師常常埋怨甲方由于舉棋不定而造成設計上不斷反復而成為試錯工具。然而當建筑師成為甲方時一樣會猶豫。高棟從最初的設想的會所或者微型美術館,到自宅到最后展示藏品社交會友和居住兼顧的一米藏。這個變化的過程是其生活和定位變化的過程。這種不確定性到確定性是人生必然的歷程。作為設計師,不能在不確定性中耗光自己的耐性和體力,而最后在確定性來臨的時刻退卻。所以設計師一開始就為項目設定了一個基本框架不變而可以靈活調整局部的建筑學劇本。

    設計師用一道連續的界面(樣式其實不重要)把建筑分成兩部分。界面前朝南的生活空間和界面背后的服務空間。生活空間可以根據業主要求調整。一開始就把起居空間設計成一個綜合圖書和陳列的多功能空間,無論未來是起居室,藏品展廳還是圖書館,只要對家具和軟裝微調都可以成立。

    俞挺把庭院看成是生活空間的延伸和下句。應當表現出一種克制的戲劇性。所以針對庭院的小屋,把庭院分成兩部分,一個是可以做舞臺的平臺,一個是精致的中式院子。前者是延續長生殿舞臺(鏈接)的設計思路,而后者是俞挺一直著迷的80年代中式庭院公共空間化的摹寫。6年來,對于如何塑造庭院和舞臺的細部有了很大的不同,但作為基本plot的庭院和舞臺卻沒有被調整過。一個設計的plot如果保持不變,那么調整plot之上的場景和情節就容易多了,也不必費心一遍遍重頭開始。

     

    二:基本文本

    最終確定一米藏的功能后,基本文本就很清楚。在連續的界面以南是兼顧展廳和圖書館的起居室,餐廳和主臥室以及獨立在院子里的茶室,院子則還是分花園和舞臺。連續界面之后是廚房,廁所,設備空間以及一個女主人空間—一個展示藏品的閨蜜室,夾層空間用來作為服務人員休息,男主人空間,家庭起居和儲藏。

     

    2.1生活空間

    生活空間的高潮無疑是設計成圖書室式的具有儀式感的起居室。兩側黑色書架還可以展示業主的收藏品并限定了起居室的方向感。畢竟軸線感是老建筑師的習慣使然。起居室是整棟房子層高最高的,與此相對是一墻之隔的層高偏低的餐廳,建筑師用了陽極氧化鋁板作為吊頂來削弱壓抑感。餐廳和臥室是建筑師審美的,四壁不著一物,但窗外即景。

    2.2夾層和閨蜜室

    夾層的主要空間是屬于男主人的。這個有些暗的私人居處通過窗口聯系著門廳,臥室和起居室,這種合理窺探的設置來自于設計師念念不忘的索恩博士博物館的體驗。而女主人空間是界面背后的閨蜜室,這是整個設計最后才確定方案的空間。它是彩蛋,和整個房子調性不一樣的驚喜。打開門后,你們發現的是在藍色宇宙中閃閃發亮的星系。每顆星都是用透明亞克力球定制的展品架,這是阿那亞兒童餐廳(鏈接)中泡泡裝置的縮微版,是俞挺念念不忘的納宇宙于心的回想。

    2.3茶室和黑院子

    設計師希望用黑色來塑造這個微型的院子。黑色是極好的背景基調襯托綠樹和白色房子。在設計過程中,俞挺在其他項目中嘗試了黑色枯山水和大理石鋪裝,他覺得盡管漂亮但少了中式園林的生機。由于院子保留了紫藤,紫荊和香樟,俞挺借鑒了上海商城的太湖石花壇處理,以黑色火山巖鋪裝作為基色,以太湖石作為花壇的堆石,配合如龍蛇的紫藤和長勢喜人的紫荊,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地打造一個微型的黑色當代中式花園。就此將原來庭院中的獨立小屋改建成引入連續不遮斷風景的視覺開放的茶室就順利成章了。

    2.4立面

    立面不能大動,用連續的檐口線腳,硅藻泥涂料和大玻璃窗將原來松松垮垮的建筑變得挺括和有些矜持。

     

    三:隱藏的技術文本

    三益設計團隊平日里以大型公建為主,這次被要求能舞大刀,也要在這100平米的一米藏里使繡花針。

    3.1按捺不住的炫技

    俞挺要求茶室轉角不能有柱子,連續的玻璃窗在角部要開放,這意味上人屋面做出4米的懸挑。俞挺希望從臥室到夾層的樓梯要輕薄,不要有踢面,不能看到樓梯的側梁,踏面還要有燈,高棟的驗收標準是樓梯踏板要讓兩個人站上去不晃。這意味著先要在才120厚的墻里預埋側梁,然后懸挑踏面。臥室里的夾層因為被樓梯打斷,無法落在墻上,俞挺也不允許落柱,也只能懸挑(你們看到的鋼索是防墜落,而非結構)。最后在黑院子里的鏡花水月的紫藤花架,在被高棟否決了鋼結構和混凝土壁龕做法后,俞挺最終選擇了懸挑來支撐古老但生機勃勃的紫藤。這一切最后結構工程師都做到了。

    3.2最小的設備空間

    而對設備工種,俞挺和高棟要求最小的空間占用,布線,插座和風口在滿足需要的要求下按照建筑師的設計盡量隱蔽布置。設備工程師們也做到了。這些非專業人員不能一眼明之的設計展示了深化設計團隊極高的專業素養和配合度。你們可以在《三益DESIGN》看那篇《一米藏:在一百平米的院子里不動聲色地炫技》里的詳細報道以及體會工程師那種驕傲而按捺不住的炫技。

    四:記憶和情緒都是建筑學文本的一部分

    4.1突如其來的戲劇性

    設計師把已經拆除的長生殿昆曲舞臺中重要的記憶作為文本改寫在一米藏中。

    升降梯

    昆曲舞臺中使用的升降梯手法被再次作為居室到夾層的垂直交通工具。平臺和地面一樣是黑色,但支架要金光閃閃來強化這戲劇性的一幕。高棟頗費周折換了幾個廠家才定制成功。雅集那天,俞挺站在升降梯上,在驚訝的眼光中緩緩登頂,室外的風景隨著變化,看著的人和站在平臺上的人都是彼此的風景。

    帷幕

    長生殿的帷幕是由上而下收放的。庭院里的帷幕是由下而上收放,這樣在沒有帷幕的時候就不會因為懸空的窗簾盒而打破空間連續性。設想是簡單的,但落實起來有許多難點需要處理,帷幕兩側和建筑物的交接,收納后的防水和排水處理等等。但經過三益團隊的技術攻關后,你看到帷幕徐徐升起,把庭院分成舞臺和花園兩個部分,樹影落在帷幕之上,或者半透明的帷幕背后若隱若現的景物和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模糊了時間和空間的戲劇性那一刻,所有的折騰都是值得的。

    4.2刻意保留的痕跡

    壁爐

    屬于房子舊有的部件并不多,比較特別的是廢棄的壁爐和入戶門。設計師保留壁爐的滄桑感,將其變為了一個壁龕,成為一米藏一個沉默的歷史記錄。

    踢腳

    在起居室,你會發現一條貫穿書架和墻壁的連續金屬線條。這被當成墻裙裝飾的線腳暗示的是建筑的零零標高,這條線腳是一個細微的歷史文本證據。

    大門

    原來試圖保留的原木門尺寸偏小,于是俞挺就重新設計構造,補了一塊黑色鋼板作為門的下檔,也正好和室內墻裙線腳取平。同時設計了一個H型鋼槽作為門箍保證了大門的結構穩定性?同時也能密閉擴大的門洞口。業主反對原來大門的斑駁的紅漆以及俞挺試圖替換的藍色玻璃。他把漆刨掉后,露出滄桑歷史的大門的本來材質,居然是柚木的。被覆蓋的文本仿佛考古般恢復了原貌的特征。

    4.3隱秘的暗示

    米字紋勒腳和大門

    庭院大門和建筑物勒腳上的米字紋暗示了一米藏。米得之于屋主女兒小名中的一個字。表明一米藏是屋主送給家人的禮物。俞挺認為具有象征以及隱喻的符號是建筑物作為文本重要的組成部分,也是建筑物歷史和回憶的記錄。

    紫藤花紋穿孔板

    設計師在臥室和餐廳的出口設計了雨篷。把舞臺帷幕的卡口,保留的香樟樹都整合在這個完整的建筑構件中。三益結構工程師貫徹高棟和俞挺都堅持的輕薄的視覺特征。但很長時間里,高棟不滿意的是雨篷的花紋,并不是雨篷樣式。俞挺最后以庭院紫藤花為范本設計了穿孔板的花紋,配上燈光仿佛煙火瀑布,正所謂花拂衣,而成為那棵盤龍般紫藤的下句。這樣,這兩種紫藤花同時成為了一米藏作為hiding house的文本要素,而聯系了場地的歷史和當下。

    雨篷

    俞挺早年的執業經歷中,受了國際式的影響,非常排斥立面上的雨篷。但上海的天氣教育了他。在居所入口加設雨篷是more,而不是less??紤]到上海東面迎雨,所以單單挑一塊板也是不夠的。所以他設計了一個出挑約80公分的拱形鋼板門套作為雨篷,即興地斜切一刀成為定稿。

    4.4那些閃現的小情緒

    不黏連:折過的水管

    俞挺不想讓落水管打斷屋檐連續的黑線。他排斥任何粘連的設計。他特地畫了草圖給業主,希望水管呈現之字狀讓黑線穿過。高棟思考了一周,最后還是同意改掉已經全部做好的落水管。作品要有完整性,這也是他堅持的信條。

    想好看:排水口
    對漩渦紋排水口,解釋僅僅是為了好看,配得上周邊如云霧的太湖石。

    黑有時比白好:墻裙

    高棟說服俞挺把立面的黑色米字紋墻裙改成白色。但落成后他審視了白色墻裙和白色墻體模糊不清的關系,決定還是刷成黑色。

    苔痕:壁柱

    雅集那天,俞挺很滿意連日大雨后,在圍墻壁柱上生出的青苔。他曾想保留原來斑駁風化的混凝土質感,但工人們把壁柱用水泥抹平光整了。不得不強調壁柱不再要和圍墻一樣刷成白色??吹角嗵ρ刂嗉±砺郎现?。這也蠻好,終究有了些許歲月的痕跡。

     

    五:鑲嵌個人化趣味文本

    5.1晦澀的典故

    俞挺在曲折有致攀附到墻頂的楝樹的中段加了一個支撐,靈感來自于時常出現在達利繪畫中的拐杖。他堅持要求把做好的支撐改得細一些,因為要表現那種剛剛撐得住的那個狀態。

    5.2少人知的淵源

    門廳入口裝飾的淵源是art’deco。這是俞挺在大學四年級一度著迷的風格。這也是他在現場發現夾層男主人空間毗鄰門廳的隔墻沒有砌筑時的靈感而即興設計的,范本是他大學四年級旅館設計的室內燈具的改寫。

    5.3執念

    大玻璃窗是俞挺執念。他是通過密斯的作品愛上建筑的。他在草圖上勾畫了好幾次,都不滿意茶室的玻璃分割。最后他對高棟說,就整扇玻璃安裝吧,高棟苦笑說,你總把最難的事留給我,最后12個工人合力把15平米見方的兩整塊玻璃沿著狹長的弄堂搬進院子,驚險的是只差3厘米就運不進來了。工人們幾乎花了一個通宵才把茶室的玻璃安裝好。盡管茶室的玻璃會被格柵遮擋,但有玻璃檔和沒有檔的區別,在室內一眼明之,那種認為既然有了格柵就可以隱藏玻璃檔的小聰明在和煦的陽光下顯得毫無意義。

     

    六:臨時增加的文本

    6.1靈機一動的應變

    勾線

    高棟原本想讓檐口和墻面用不同肌理的涂料,但都在一個面上,如何交接?俞挺即興說就勾一條黑色的細金屬線吧。這條挺括的線腳最終把松垮不整齊的老房子輪廓給限定得精致起來。

    扶手

    樓梯扶手要精致,高棟對俞挺不斷強調。最后俞挺用黑色扁鋼設計了一個連續線條作為扶手,仿佛放松地用狼毫花了一根有彈性的線。他還用這個手法代替了原來圓鋼截面的室外樓梯扶手。為東山墻做了有力的一頓。

    樹洞

    在安裝茶室立面的格柵的時候發現楝樹的根系緊緊貼著茶室,格柵無法按照原設計整齊落地。設計師就樹根盤踞的范圍設計了一個黑色的鐵制拱形,讓格柵依次落在拱上。拱的下面則是蜿蜒而出欲起的楝樹。

    樹池

    整理舞臺地坪時發現臥室門前的香樟樹的根系龐大。原計劃的圓形樹池如果要容納樹根的話,半徑就很大而破壞了舞臺的完整性。設計師最后設計了拋物線樹池解決了這個問題。并用汀步略微打破了曲線的完整性。

    6.2造黑院子

    高棟邀請俞挺一起指揮堆石那天,前者特地為后者開了瓶稀有香檳A.Robert,堆石是寫意的工作,而酒能助興,俞挺以石為筆觸,疏密緩急來塑造如云煙的造型。他在一大堆石頭中選了一部分鐘意的,交代好基本位置就登上屋頂指揮。堆石對建筑師和工人都是漫長艱苦的工作。太湖石因為相鄰石頭不同關系而能表現出不同狀態的。所以當石頭落位后,經過不同角度的觀察和判斷后,調整角度或者索性替換,堆石充滿了不確定性和驚喜。最后50平米的石院費時六個小時才稍具規模。讓俞挺感慨的是工匠最年輕也要50歲了,這繁重的體力活變成老年人的工作,他們不由得想到未來應該開發機器人來代替工人。

     

    七:文本修訂

    7.1節制的色系

    高棟不是個喜歡夸張色彩的人,從一開始就制約俞挺使用顏色,否決了他的黃色,綠色以及藍色玻璃窗建議。并對黑色主色始終非常謹慎,俞挺不得不在新辦公室做了一個墻面的黑色書架來說服他。最后整個調子確定了以黑色和珍珠白最為基色。隨著工程推進,俞挺不斷建議在合適位置運用色彩作為某種戲劇性的暗示。高棟謹慎地同意在臥室上空毗鄰夾層的地方開一個紅色玻璃窗。這個紅色仿佛一點星火活躍了兩邊的空間氣氛。最后在閨蜜室,俞挺和高棟夫人一拍即合采用深藍色來烘托行星般的展陳。成為整個克制的室內中隱藏的高潮。一天高棟拉著俞挺去看他選中的沙發,深軍綠色沙發很平靜克制地埋在黑色地坪和書架中,這是清淡色彩的高棟的一點改變。

    7.2六年中兩個中年建筑師都在成長

    2014年5月8日,高棟在俞挺展示廣富林咖啡館的朋友圈下提出設計的邀約開始到落成雅集,整整74個月。高棟回憶說當時他的確不太確定他要一個怎么樣功能的房子,但有一點很明確是要展現生活里那種閃光的戲劇性,但又不能浮夸??瓷嫌行┞唤浶牡挠嵬κ窃诂F場一張空白草圖紙上手繪講明他其實思考很久的想法,說服高棟夫婦并非心血來潮的即興發揮。他和性格嚴謹不茍言笑的高棟的合作可以看成兩個互相尊重但各自堅持底線的中年人的修煉。雙方都在傾聽對方的意見并闡述自己的理由然后以作品完整性作為最后評價標準作為各自退讓或者調整的依據。

     

    八:悅

    8.1微風拂面

    那天俞挺從醫院回來,恰巧有風,不由得感慨,人生時如微風拂面。正好李宗澤來問遲遲無法定稿的茶室立面。他說就用肌理變化來表達風過心頭吹出漣漪的這個愉悅的時刻吧。

    8.2風繼續吹

    作為分割生活空間和輔助空間的連續的界面的具體形式一直沒有確定。最后決定沿用風的靈感,用轉不同角度的格柵從起居室到臥室形成一個仿佛被擾動過但突然停止的連續格柵屏風而界定了內外。

    8.3克制的自由

    最后大家可以沿著茶室東側的樓梯走上屋頂,然后躺下來。你們會感受到微微風,在喧鬧和始終戰斗著的上海市中心由衷地吐一口輕松的氣。在大隱隱于市的一米藏里,這一刻的自由,克制而愉悅。

     

    九:作為文本的場所

    俞挺設想的時間和空間在一米藏,這個場所里匯合,這個場所具有隱喻和象征意義。這個多重編織的文本其實比建筑所呈現的形式更為深刻。作為場所的一米藏,具有個人身份的核心層面文本,可以是真實的,也可以是虛構的,或者交織在一起。場所是可能性,假設性和幻想中的一個復雜文本—-有可能發生事件的場所。它存在于Space之中,滲透著不同的社會概念,形成外觀或者文化的Scape,有的會引起強烈的生理和情緒反應,喚醒身體意識,場所具有的物質和符號價值能夠創造變動的不同緯度的Spirit。任何人對場所的審視和觀察以及認知都是滲透著社會概念,少數人會注意到天氣和光線可以象征投射到場所上的人類情感。如此社會概念創造作為文本的場所也持續在外觀上改寫場所。在一米藏,公共和私人之間的界限有時變得模糊不清。如果以事件的角度看。真實和虛構,公共和私人彼此以不同尺度的場所互相鑲嵌成曖昧的文本。而場所作為文本也不拘泥于固定的地點或者事件甚至時間被移置或者改寫。文本甚至沒有盡頭,不斷綜合事件發展出更新的文本,而讓人持續發現和重新認識一米藏的場所。

     

    所有過去皆為序曲:人間兩嬋娟

    杜麗娘從房子的大門緩緩走到庭院中。燈光將墻壁上的圓形壁龕變成了一輪滿月,倒映在地面鏡面上,這就是黑院子里的鏡花水月。杜麗娘清歌曼舞,何似在人間。這個短暫瞬間的美麗,之后回憶起來仿佛幻覺,但在那個時刻,則是永恒的。這大約是俞挺真正想要表達的主題。

     

    “我們要明白有些東西的暫時性存在僅僅是為了體驗目睹某個想法變成現實而帶來的樂趣,甚至花時間去創造那類基本無任何用途的建筑也是有價值的。短暫,轉瞬即逝然而又自相矛盾具有了更永恒的意味?!?#8212;–俞挺

    項目信息

    項目名稱:一米藏

    設計團隊:Wutopia Lab+三益中國
    策劃人:高棟,俞挺
    主持建筑師:俞挺

    方案設計團隊:Wutopia Lab
    項目建筑師:李宗澤,穆芝霖
    設計師:潘大力,孫悟天,戴欣旸,林晨,葛俊,葛宇斐,黃河

    深化設計團隊:上海三益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設計總負責人:祝宇梅
    建筑設計:祝宇梅、葉霞
    室內設計:于兵、周一翔、高克凡、葛鴻源;
    景觀設計:王粲、鄭志誠、靖子樾
    結構加固及設計:胡文曉
    機電設計:蔣虹、茅雅倩、毛浡、徐煒棟、于曉慧、忻潔穎、程曉虎

    其他合作團隊:
    照明顧問:張宸露
    家居及藝術品顧問:王芳
    標識顧問:張琪
    攝影:CreatAR Images

    圖紙整理:胡哲雨、項文威、王贏

    項目經理及總協調:張昊
    施工負責人:陳育文

     

    地址:上海,中國

    時間:2014.5~2020.7

    面積:建筑面積139平方米,庭院面積105平方米

    材料:火山巖、太湖石、穿孔鋁板、玻璃、鋼板、硅藻泥、木材、白色水泥

    zh_CN簡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