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z2qk"><acronym id="yz2qk"><input id="yz2qk"></input></acronym></rp>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現代都市環境下本土場所精神的設計方法

    都市環境的特性往往被認為是單調的,即使有什么多樣性也經常是由于過去所留下的元素使然。缺乏特性意味著刺激的貧困,事實上現代環境很少提供古老建筑之所以迷人的驚奇和發現。大部分的現代建筑置身在“不知何處”;與地景毫不相干,沒有一種連貫性和都市整體感。在一種很難區分出上和下的數學化和科技化的空間中過著它們的生活。

    ——節選自《場所精神 GENIUS LOCI》諾佰·舒茲

    在地,其歷史城市地景中的特點是三面由山體合抱,一面為較大集中性水面,水系中大型鏡水面與細脈溪流貫穿全城,并且以城市相對高點,山頂建塔作為縱向地景成為傳統城市場所精神的標志。

    海德格爾說:“物”本身就是場所,不僅“屬于”某一個場所而已。

    場所是自然和人為的元素所形成的一個綜合體,系建筑現象學的主體事物。兩種元素之間的主要關系由世界的區位(Location)所表示。

    當地的氣候在多數時間屬于宜人狀態,并且亞熱帶氣候帶來的植被茂盛以及地貌的平原性質,使當地人群不自覺地擁有平靜的大致同一性性格。由于水元素在地貌中的多頻次出現,則使之在歷史傳統中無法進行大烈度、長距型的劇烈運動。而只能以安靜、緩和的欣賞自然元素(山、水、植被)作為城市人群潛意識性格。

    當上述邏輯成立之后,在設計中應當關注的要素即已確認,在室內的總體布局中,入口廳前后兩側均采用弱視覺化的大玻璃幕墻,以保證傳統城市人群性格中的視覺觀察落點聚焦于室外的自然元素景觀,而非內部生造的元素。整個廳在墻頂地三大面上只使用大面積單色調的灰和白,行進過程中出現的上、下兩個卵形裝置在于界定和分清頂與地的界面。

    在功能上需要對后勤通道做遮擋的“物”,在“弱化”和“強化”這一對矛盾性上均做了強調,其“弱化”是消解傳統遮擋物必須以墻或隔斷的形式出現,將其功能保留,但通過遮擋材質的反射性,將其消隱在灰色背景中?!皬娀眲t是通過將遮擋物本身當作藝術裝置來處理。更多的是用現代的審美形態來強調這個“物”本身,從而淡化該“物”的使用性功能,進一步隱藏其功能的目的。

    兩層的分界和貫穿處是異型螺旋樓梯。因為僅有兩層空間,如果只從交通性來看,則在上層視野上并未有縱向標志。在此,設計中將樓梯螺旋上升至頂面,保證在整個空間中具有一個貫穿性的“物”。

    都市建筑具有更一般性的價值,它是以象征性和轉換作為基礎的。形象化便成為場所具體化的重要方法,因此一個自然條件不足的Location,必須借助“補充”與“象征”去改進。

    在這里,樓梯就是“補充”與“象征”。它更像是本城中傳統的山、塔的抽象化象征。

    平原上的聚落對詮釋具有類比的可能性,在此基本的風土造型并不是排列式,而是密集的簇群或包被(環狀、方形)。從樓梯下到下層,正好是從鏡面水池中出來。大片水池占據中心位置,且三邊被實體空間包被,一側則通過大玻璃幕墻與室外景觀聯通。水池兩側的洽談區、家具的布置以組團狀陳列,使用者通過水面的界定,可以互為“景物”。整個空間至此完成“三面山,一面水”,“山,塔高聳”的城市場所精神的象征性構建。

    當代都市中“外來物”意義與地方性精神相遇,創造出一種更復雜的意義系統,都市精神不只是地方性而已。該售樓展廳的產品表達以“都會森林”作為闡述要點,在一個人造環境空間中表述將要建成的大體量自然要素,如何象征成為設計手段的主要探討點。

    場所追求的與場所形塑的特性在可塑性的化身里”,發現了它們的“模樣”(Look).同時人也找到了自己的“展望”(Outlook)。

    因此,模型區的結構柱被構建成玻璃立體版狀體。從“模樣”(Look)來看,它是都市(都會)中現代建筑叢林的體現,從“展望”(Outlook)來看,它是樓盤中40000方真實森林的注釋。

    人對地方性的態度更令人驚訝地沒有什么改變,我們必須同意黑格爾的看法,他說人的這種態度決定了人在“歷史上的場所”。然而“未來的場所”該如何建造?如果,場所不僅僅是被建造的,同時也是由建造者或用者本身所呈現的。那么,就像海德格爾認為的:“此在充當的就是首先必須問及其存在的存在者”和“應該就存在者的存在來追究它們”。

    當地的人群,素來具有開拓、創造性的思維習慣。由此,一種完全拋棄慣常傳統,在統一中突破。尋找全然不同可能的精神就有可能成為“當下及未來的場所精神的體現?!盫ip室采用這種完全不匹配所謂統一性設計的設計。正是這種對“未來的場所”的體現,其“未來的場所”手法表達同樣涵蓋“顯性”和“隱形”兩種手法?!帮@性”:即從可視覺感知的層面,對某些慣常性審美概念定義“未來”,然而在此“顯性”恰恰是個惡作劇的玩笑。如果該“玩笑”被體認。則“隱形”的未來才能在“此在”出現,“未來的場所精神”是由其玩笑才被確認存在,是對“此在”人群精神特性的體現,也可以說設計的方法從固化的立面延伸到了心理層面。

    通過設計中“意義”的尋找和解答,希望能夠在本案中尋找到特定人群的認同性“Identity”。同時也是在摒棄傳統設計方法中先尋找形式,再銷售成品“時裝”的量化設計弊端。并且通過該設計探討如何在當代審美形式下體現傳統“在地性”的思考。

    項目名稱:金隅·中鐵諾德都會森林

    項目面積:4037㎡

    項目地點:杭州

    項目設計者:翁瑞棟

    zh_CN簡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