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z2qk"><acronym id="yz2qk"><input id="yz2qk"></input></acronym></rp>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魚樂山房建筑室內整體改造設計丨久舍營造工作室

    項目緣起

    魚樂山房,是杭州臨安太湖源的一對農民夫婦在自有土地上經營的老牌農家樂。經營十多年來積累了極好的口碑。但200元包吃住的客單價越來越難以維持經營,淡旺季巨大的接待量差距和較低的客源素質水平也使得夫婦倆疲于應付,所以二人決定對山房的物理空間進行改造,以期提高盈利能力,并為客人創造更好的度假居住體驗,讓山房完成從農家樂到“高端”民宿的轉變。

    久舍營造工作室接受了業主的邀請,主持山房的建筑和室內空間改造設計工作。

     

    場地原狀

    圖 1 項目場地緊鄰的山林與奔騰的溪水?久舍營造工作室

    圖 2 場地建筑原狀鳥瞰,可看到溪水、省道、鄰居住宅和場地內外的高差關系?久舍營造工作室

    圖 3 改造前建筑正(北)立面?久舍營造工作室

    不同于新建建筑設計,改造設計面對的現狀問題通常更為復雜。

    山房所在白沙村位于天目群山環繞下的太湖源溪邊,只通過一條省道與外界相連,頗如桃花源般與世隔絕。村莊周圍景區繁多,旅游業發展很早,村內分布了眾多形式各異的大小農家樂建筑。

    山房原主體建筑位于場地南部,坐南朝北,背山靠林,是一個四層半高,五開間的龐然大物。和那個年代(2000年左右)全國盛行的景區旅游建筑一樣,以仿青磚貼面,硬山坡屋頂和雕刻精致的花格門窗扇等符號化的做法,構成了所謂“中式”的鄉村農家樂風格。

    建筑北側的臺地庭院約15米見方,與西側山野有截水溝相隔,山上匯水經此由下穿的涵管排入溪水。庭院北側是一片竹林,隔開鄰居紅磚搭建的住宅。庭院東側邊界比緊鄰的省道高近3米,形成臺地。上由約3米進深的傳統雙坡木構廊亭和一棟餐廳包間建筑作為臺地的邊界;3米左右寬的臺階嵌入臺地,作為場地主入口與下部的省道聯通。臺地東南角另有一棟兩層高的餐飲輔樓(從省道看為三層),由外部樓梯進入上層。這些沿臺地邊布置的建筑在省道方向都呈現出2-3層的立面高度,主體建筑山墻面更是尺度巨大。

    圖 4 場地中建筑、臺地、省道、溪水的關系?久舍營造工作室

    溪水就在場地東側自北向南流淌,比省道又低3米左右,作為太湖的主源頭之一,此溪每當下雨就水聲隆隆,在原建筑內也聽得見。省道夾在場地與溪水景觀之間,交通繁忙,有一定的噪音。

     

    重見山水

    綜合這些信息,我們認為,稀缺的山水景觀與地形高差是這塊場地最具獨特性的資源。

    但嘈雜的省道,模糊的場地邊界,封閉的房間設置等,都讓客人墮入繁雜的日常,而對山水“視而不見”。青山與綠水只是山房周圍與省道、車輛混雜的背景而已,并沒有成為值得凝視的風景。

    必須將“視而不見”的山水從混沌的環境背景中過濾出來,變成空間氛圍體驗的主題。只有這樣,在山坳里的這一組大體量的建筑才有可能具備存在的合理性:它應能夠與這片山水共舞,而不是像周邊那些枉顧山的存在的農家樂建筑一樣兀自高傲?!爸匾娚剿背蔀槲覀兏脑斓哪繕?。

    山水,作為中國人肉身與精神的雙重家園,歷代都為空間營造者奉為模仿再現的對象。特別是眾多處于城市地的江南園林,都在內部建立了一個超脫于外部世俗世界的山水空間。而我們的場地,雖處山林之地,但自身周界封閉,周邊村舍屋宇建造粗糙簡陋、面貌乏善可陳,省道嘈雜繁忙,對于場所空間氛圍的營造都構成很大損害。

    因此,我們需要將山房營造成為一個獨立于外部世界的小宇宙。它不僅需要穿梭蟲洞般幽深的入口才可到達;而且進入后的一切,都將遠離塵世,只與山水共同呼吸。

    圖 5 原場地邊的山景?久舍營造工作室

     

    界定的場地

    對于這塊場地來說,那么大的建筑體量以如此松散的狀態分布,使得外部場地呈現一種碎片化的狀態,并且與省道、鄰居菜地和山腳野林混雜在一起,不利于形成獨立有效的場所氛圍。因此,改造的第一步便是對場地的重新界定。

    圖 6 場地的重塑?久舍營造工作室

    順應地形的現有高差,我們將原有外部場地空間劃分為三個部分:外部的省道,正對主體建筑的內院與坡地上的山野(圖 6)。最靠外的部分是省道、場地入口及停車區域。作為進入場地的前導空間,邊界臺地的高差宣告著外部世界的終止。臺地之上正對主體建筑的部分設定為內院,作為山居氛圍營造的最主要場地,內院與主體建筑構成隱含的軸線,在場地內形成“正觀”的觀景方向。內院和省道、山野之間以明確的界面隔開,動靜分區。而山野部分則提供了各種活動體驗的空間需要,坡地地形也易于對不同的活動區域在標高上自然劃分。

    場地經過重新界定,則內外有別,主次有序,動靜相隔。一個內部世界的獨立性與系統性才有可能被建立起來(圖 7)。

    圖 7 改造后總平面圖?久舍營造工作室

     

     

    深悄的動線

    原場地的入口動線非常直接,從省道直接沖上臺地內院,從主體建筑景觀面橫穿了原本就不大的院落,大堂的主景觀面被不斷進出的客人穿破。從外部嘈雜省道進入室內的過程也缺少緩沖,很難迅速進入山居的平靜狀態。

    圖 8 改造前后的入口動線對比?久舍營造工作室

    改造中,我們保留了原主入口的位置,將它藏于一道臺地與道路之間的新增影壁墻之后。再將原本垂直于臺地的臺階改造為平行嵌進臺地邊緣的折跑階梯,置入重新整合的現代木構廊架之下。這個沿省道邊展開的木廊架占據了原來傳統木構廊亭與獨棟餐廳包間的位置,將入口臺階、廊亭活動和入口左側的新增辦公室整合在一起,成為一個30米長的水平超尺度界面。連續的可開閉木格柵窗扇系統從立面上統一了廊架內的不同功能;由廊架內延伸到外部的均質方木椽條也暗示了這個界面的深度,并削弱了后部主體建筑的外部高度;而連續窗扇下的水平披檐也將入口立面的視覺高度有效降低,臺地的高差從立面被暗示出來(圖 10)。

    由入口進入廊架,階梯抬升的方向及上部屋頂的傾斜,進一步強化了地形的抬升與山景的高低(圖 11)。原本省道邊的嘈雜氛圍,經過影壁墻、木構廊架的基座,以及兩段折跑階梯中間的石塊墻的多次阻隔后已得到很大程度的緩解。

    圖 9 改造后入口動線與視線?久舍營造工作室

    圖 10 入口立面?趙奕龍

    圖 11 入口階梯,石墻后高處為內院溢入的天光 ?范久江

    隨著爬升,外部的山景天光由廊架外側的連續窗洞溢入(圖 12),省道車流被窗下墻遮擋,但流動的溪水聲回響耳邊,客人在爬升過程中便逐漸產生了溪山行旅的意境(圖 11,圖 13);同時,內院的景致,也在廊架內側細密的豎向木格柵的過濾下,滲透出碎片化的光影(圖 12)。

    圖 12 階梯右側窗下墻及傾斜屋面下溢入的山色天光,左側投下經木格柵過濾的內院光線?趙奕龍

    圖 13 入口折跑臺階溢入的山景?趙奕龍

    設計將四層樓主體建筑的主入口從北側正立面轉移到建筑東側山墻——由木廊架、二層獨立輔樓和主體建筑圍合的三角形區域內。從階梯上來一直到山墻邊,動線出現了非正交的轉折(圖 9中4、5所在藍色動線,圖 14—圖 17)。這一動作,首先將陡坎和主體建筑山墻之間的偏角以動線的連續邊界整合;其次,原本臺地上細碎的外部空間也被動線切分為入口三角院和內庭水院,兩個院子都擁有了迥異的氣氛和尺度;再者,在三角院與內院重疊處的一條短邊界面上,我們設置了可以從一角窺視內部水院的橫向窗洞,定格了內部水院可望而暫不可達的靜謐畫面(圖 16)。

    圖 14 從階梯轉向主體建筑山墻的非正交轉折?趙奕龍

    圖 15 入口階梯到頂后回看,溪對岸的山景從打開的窗扇中鋪面而來?趙奕龍

    圖 16 從廊道轉折處一窺內院? ?范久江

    圖 17 從三角過院中看入口路徑轉折(左側廊道后白墻為主體建筑山墻)?趙奕龍

    經過三角院落后,貼主體建筑山墻面,進入建筑內的走道,原本廊院的陰翳變得更為昏,只有走道內部地面反射的外部天光(圖 18)。向右轉(圖9中6位置)進接待大堂,站在大堂正中向院落看去,視線豁然開朗:一片平靜的水面從大堂外檐下鋪陳開去,遠山在水岸對面三道片墻與竹林后露出云霧繚繞的頂部,左側的長亭,右側水榭(從省道方向看為水平木構廊架)的細密均質的木格柵界面,都由水面倒映后使山水景觀成為視野中的飽滿主題。壓低的大堂外檐、對稱的立柱、青石設的平臺,都讓寧靜致遠的山居氛圍得以在儀式感的觀景空間內穩定呈現(圖 19)。

    圖 18 主體建筑內回看入口廊道(圓窗中可見二層輔樓局部立面)?趙奕龍

    圖 19 大廳北側主景觀面?趙奕龍

    至此,整條入口動線在經過遮隱、轉折、抬升、停頓、窺視、遠離、鉆入、放開的一系列操作后,達到最終的高潮。

    這一全新入口動線的設計,使山景、院景和建筑自身構成的景觀,以不同的面相呈現在體驗者的面前。謹慎控制的光線和漸進敘事的場景強化著溪邊地形的抬升與方向的轉換,極大增加了山地空間的信息稠度。從外部省道邊的喧囂,到折跑臺階的廊架,從省道一側的高處山景,到被窺探一角但暫難進入的靜謐水院,從陰翳的屋內廊道,到大廳正對的靜謐山景,這種聲音、重量、高度、光線的明顯變化,密集地調動著客人的好奇心和期待感;多次轉折也拉長了從入口到進入主體建筑的時空心理距離,近在咫尺的內院與省道仿佛山腰與山腳般遙遠,一個獨立于外部的山中小世界得以初步建立。

     

    靜院和動院

    靜院與動院由一條帶毛石墻的敞廊隔開,一平一坡,一靜一動,一主一次,構成了靜觀山水與漫游山林的不同活動主題。

     

    靜院

    大堂前的淺水池構成了靜院的主體。它既體現了 “空”——接近無物的禪意,又將山林與天空在咫尺間倒映,讓人在壓低的檐廊下更多看見的是其在水中與用原建筑屋頂的瓦片鋪就的池底相映襯的虛幻倒影,一種太虛幻境的山水意境被寧靜的一畝方塘激發出來(圖 22)。而同時,基地旁溪水的隆隆聲響又時刻提醒著外部現實的存在,現實、想象與記憶在此混合,共同定下靜院的場所氛圍基調。

    圖 21 主體建筑西側的敞廊,帶長凳的毛石墻隔開靜院和動院?趙奕龍

    圖 22 靜院中的一畝方塘倒映出山林及天空?趙奕龍

    圖 23 水面延伸到主體建筑檐廊之下,右側為茶亭廊道?趙奕龍

    靜院內的動線繞水面一周設置。主樓一層檐廊下方為青石鋪就的平臺,動線從這里出發,進入右側茶亭細密木格柵立面與傾斜屋檐包裹的外廊,對面敞廊下的毛石墻面暗示著更具野性的山林位置(圖 23),而從敞廊回望,茶亭外廊紗簾般的細密界面在屋檐的陰影中過濾出溪對岸山林的亮部(圖 24)。

    人在水院東西兩側的視線都被壓向水面和對岸,水岸的茶亭、敞廊與山林天空一起倒映在水中,成為畫面的主角,水平性的體量遮擋著外部的干擾,配合著平遠的山林視野,將外部的山景與內部景觀纏繞交織。而四層的主體建筑則因壓低的屋檐遮擋而遲遲不能看見全貌(圖 25,圖 26)。

    圖 24 東面茶亭后方的山景倒映在靜院水面?趙奕龍

    圖 25 由西側敞廊看靜院,主體建筑只能看見底層局部?趙奕龍

     

    只有從檐廊下走出,進入對面片墻前和茶亭外的水中露臺時,主體建筑才可以完整呈現(圖 27,圖 28)。這種視線的控制,使得四層高的建筑體量獲得了充分的觀看距離,并且被水面倒映后進一步后退。坡屋頂改成平屋頂后,主體建筑的上部輪廓也被壓在了南側山林的輪廓之內。一層敦實木柱檐廊坡屋面體積與新增3-4層懸挑陽臺體量的二維板片化做法相互反襯,主體建筑的體量得到充分消解,顯得更加輕盈。山在整體畫面中的絕對主體地位被再次強化。

    圖 27 從大廳對岸露臺回看主體建筑?趙奕龍

     

     

    動院

    山野一側的動院原本是較為陡坡的山腳,我們結合擋土墻的結構需求,以層疊的小片石砌臺地化解高差,分別設置為燒烤篝火區、溫泉泡池區等社交活動功能。各功能區由主動線串聯,按私密要求高低布置。其低處一端靠近靜院敞廊的毛石墻后方(圖 30),在高處與主體建筑二層半樓梯休息平臺的入口相連,在山坡上以幾段臺階連接了三級臺地(圖 29)。臺地的輪廓和高度被精心控制,結合敞廊懸浮的屋面,使得靜院和動院之間既有視線的聯系,又不會在氛圍上互相影響(圖 26圖 32)。

    圖 30 山野區域底部,竹林中的燒烤區?趙奕龍

    圖 31 動院高處的三層臺地與遠山?趙奕龍

     

    滲透的界面

    在經典傳統山水觀念中,建筑與自然的界限,從來就不是封閉,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滲透狀態。元代倪瓚的《容膝齋圖》里的空亭更是這種態度的極致表達。為了讓山房能傳達這樣的觀念價值,改造中的另一主要動作,便是要打開原建筑封閉的界面,將山水景觀大量引入內部。但同時,又要應對外部嘈雜省道與外部其他農家樂的聲音視覺干擾,以及自身客房私密性的問題。因此,我們在改造中引入了一個界面系統。

    圖 33 太湖源溪水方向視角?趙奕龍

    茶亭的界面

    茶亭作為山房場地與省道的分界,內外兩側的界面分別對應著低處的省道和高處水院,因此有著不同的做法(圖 37)。

    茶亭的外界面位于省道邊高處,既是山房最主要的沿街面,也是茶亭內部欣賞溪水側山景的觀景面。因此,我們設計了一個由角鋼和方木條組合的可以完全打開的連續平開窗扇。窗扇下部留有1米高的窗下墻,從外部看構成了下部圓竹修飾的基座的一部分,提高了基座部分的高度感受,從視覺上拉開了外部和茶亭內的距離;而從內部看山則有效遮蔽了省道和車流,只將山林順著屋頂傾斜方向注入室內(圖 34圖 35)。

    茶亭朝內一側界面為連續的細木格柵固定單元,從內院看,細木格柵遮擋了茶亭的結構柱,純凈的細木矩陣與平整的瀝青瓦屋面具有類似細膩質感的二維化界面,共同襯托著上部與背后滲透進內院的山林景觀。從茶亭中看,這層界面在木柱后方,如織物般將內院的水色天光過濾,在內部地面與屋面上投射出細密的光影,水院景色呈現為一種邊界模糊的夢境(圖 36)。

    圖 35 水榭朝外一側為連續可開啟窗扇?趙奕龍

    圖 36 水榭朝內一側的細密木格柵界面?趙奕龍

     

    陽臺的界面

    原建筑內的房間沒有任何陽臺,所有景觀都只能從方窗洞中獲取。改造中不僅將原外立面結構框架中的填充墻體全部打開,配以雙層保溫隔音落地玻璃門窗;并且借著原有框架結構增加出陽臺??头繑盗康母淖儯ㄓ?0間減少為15間)和平面的變動使得正立面的客房衛生間也都擁有了景觀面。我們相應在3-4樓的客房陽臺外部增加了細木格柵單元(圖 41),不僅遮擋了外部直視衛生間的視線,還把陽臺結構、門窗等常規建筑構件尺度隱藏,塑造了一個二維板片狀的界面,超薄的構造和2層挑空的做法使3-4樓的陽臺整體顯得極輕,極大削弱了原有4層的巨大建筑體量(圖 38)。而外部的山水與陽臺內人之間的距離也被無限拉進(圖 39)。

    圖 38 3-4層陽臺構成的完整板片化體塊?趙奕龍

    圖 39 陽臺內部看山林溪水,右側為完全打開的客房立面?趙奕龍

    圖 41 普通客房山景,可見右側洗手間泡池也貼著陽臺山景面?趙奕龍

     

    溪房的界面

    原建筑輔樓的2層餐飲包間在改造中被設計為一個獨立溪景客房。如水院池底的瓦片一樣,我們再一次地利用了原建筑上的舊物。設計將業主舍不得扔掉的所有各個時期陸續制作的老雕花木門窗扇測繪統計。再把它們經耐候處理后,以幕墻的方式組合掛在了這個輔樓的立面上。不同位置的木門窗扇環境作用下,形成明顯的色差,拼貼在一起后出現了一種時間和空間上的重置;原來身體尺度的門窗,也作為建筑立面材料,在身體尺度與建筑尺度之間建立了想象。

    在溪水觀景面,我們將這個拼貼的界面穿破,溪房的陽臺如巨石中的洞口,構成了沿省道界面最具識別性的形式,從溪房陽臺看出時,便有了于山洞中觀山水的意境。

    圖 44 溪水對面看溪房?趙奕龍

    圖 45 溪房陽臺內景,下部可見溪水?趙奕龍

    圖 46 從內院長亭外水中露臺回看溪房?趙奕龍

    茶亭、陽臺、溪房的這個界面系統,在外部山林的自然和建筑室內之間增加了一層呼吸滲透的緩沖層,山水自然與室內也不再是外部和內部這樣簡單的二分。它不僅從身體體驗上起到空間的界定作用,而且將界面兩側用不同的策略重新建立起新的聯系。

     

     

    結構與內部

     

    原建筑為混凝土框架結構,每層的五個相同客房將原本由東至西1:2:2的三個柱跨等分為五份。鑒于擴大客房面積和當地對民宿客房數量小于15間的要求。我們結合內院對主體建筑主軸線的影響,將房間開間重新分配,由東至西將總面寬重分為1.5:1.5:2的三個開間(圖 48),并從原結構框架向外挑出一個鋼結構區域,為每間客房都增加了一個可以和外部景觀相互滲透的陽臺。

    同時,我們將二層背面五間客房取消,拆除東側兩間客房的樓板,并拆除原疏散樓梯一層部分,共同創造了一個兩層高的交通系統,獲得了一個內部超人尺度的公共空間。這個空間被木飾面墻頂分割包裹,在半層處分出兩條路徑,分別連接了二層背面的早餐廳和二層及上部的客房(圖 49圖 50)。如此,客房區域與早餐廳互不干擾。一個埃舍爾《相對性》(Relativity,1953,圖 51)般的內部空間讓客人入住的常規廊道動線呈現出小徑分岔的深遠意味,某種山體內部的洞穴感得以在建筑內部體現。原本被房間充滿的內部擁有了一個 “內建筑”,山的意象也從內部再現出來。

    圖 49 階梯空間,正對玻璃窗內為早餐廳?趙奕龍

    圖 50 兩層通高大臺階的公共性?趙奕龍

    圖 51 ?M.C.埃舍爾(M. C. Escher)《相對性》Relativity,1953

    餐廳部分的客房隔墻全部拆除,形成了朝向后山的多跨連續空間,結合外部廚房的屋頂露臺,我們為原山房的特色餐飲提供了同樣具有山林景觀的獨立空間(圖 52)。

    圖 52 餐廳及外部山景露臺?趙奕龍

    頂層走廊西端的原前后四間客房合并,設置為擁有三個陽臺,三面山景的盡端式超大套間(圖 55),加上場地內臨省道的原輔樓二層內設置的溪景套房。這樣,原來的30間客房減少為15間,正好滿足了地方政府對民宿項目的要求。(注:根據臨安地方關于民宿建設的規定,單個民宿項目內的客房數量不可超過15間)

     

    圖 54 改造后四層及loft閣樓層平面?久舍營造工作室

     

    此外,我們去掉了原本作為雜物儲藏的屋頂和下部因屋面檐口高度而在立面處壓低的整層平屋面。原本被縮短的端部柱子通過鋼結構加高(圖 47),重新根據客房的位置設置鋼結構平屋面,并在靠近山體的西南角背側兩間客房設置上屋頂的loft房型(圖 56),進一步豐富了客房的類型。屋面露臺成為這兩間客房的私人活動空間的同時,從場地內最遠處視角的正立面輪廓也不受影響。

    圖 55 頂層超大套間?趙宏飛

    圖 56 loft房內部?趙宏飛

     

    總結

    至此,經由場地的界定,動線的轉折,界面的滲透,結構的改造內部平面的調整。原本“視而不見”的山水被重新從外部和內部同時看見,建筑和場地自身也融入了環境與過去,成為了與山水共生的一部分。山水不僅被重新“看見”,某種意義上也被再次“重建”。

     

    項目信息

    項目名稱:魚樂山房建筑室內整體改造設計

    設計單位:久舍營造工作室(www.continuation-studio.com

    項目設計 & 完成年份:2016-2018

    主持建筑師:范久江、翟文婷

    設計團隊:余凱、陳凱雄、黃鶴、李婷、孫福東、呂爽爾、董潤進(實習)

    項目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臨安區太湖源鎮

    建筑面積:約1100㎡

    攝影版權:趙奕龍、趙宏飛、范久江

    燈光設計:上海品光照明設計

    軟裝設計:深圳雯華設計

    結構加固設計及施工:能肖文團隊

    客戶:夏鞠萍,姜永水

    主要材料及品牌:

    木飾面材料:臻藏古木

    其余:現場制作

     

     

    公司介紹:

    久舍營造建筑工作室

    由范久江與翟文婷于2015年在杭州創立。工作室是一家15人左右的小型設計機構,工作范圍涵蓋建筑設計、建筑及空間改造設計、室內設計。工作室堅持從建筑學基本問題出發,研究建造活動各個層面的內容,關注材料、結構與構造,并不斷積極嘗試以空間生產介入社區營造。工作室相信建筑與使用者、設計者之間會持續地相互影響并改變各自的軌跡,因此需要設計者具備健康的空間價值觀念和預見性的思考能力。

    zh_CN簡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