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z2qk"><acronym id="yz2qk"><input id="yz2qk"></input></acronym></rp>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Objective上?!癈OEXIST”展覽,老洋房與藝術的共存共生

    美是理念的感性展現

    ——黑格爾

    今年7月3日,Objective于上海成立帶來開幕展覽“COEXIST”。在這一次展覽中,Objective以一幢墨綠色的老洋房建筑作為空間的起點,放眼全球,邀請各個地區不同領域的藝術家進行合作,一同踏上旅途,找尋生活之本、實美之物。

    為了兼并美學與功能性, Objective的每一件單品背后,是設計師、藝術家與匠人們不斷探索的過程:設計、選材到制作。在這里,生活之美是碰撞,是融合,亦相輔相成, 生活的無限可能性,皆在此間。

    走進上海市井巷弄內的一間老洋房,Coexist展覽就隱秘其中。展覽從建筑與空間為出發點,講述跨越時間、空間的發現美的旅程。充滿韻味的百年上海老洋房,被粉飾成灰綠色的樓梯與建筑外立面,仿佛六月上海的苔蘚綠意躍入空間。由此,Coexist展覽定調淡雅綠色,從戶外到室內延續一場生機盎然的美學探索。

    走入一樓空間中,Objective將藝術家韓冰的作品作為第一個展品。在2019年的香港Art Basel藝術博覽會, Objective的創始人Chris?Shao與天線空間的創始人Simon?Wang因一幅韓冰的作品相識,此次亦以這幅作品作為開場,意在講述一場純藝(fine art)和功能藝術品(functional art)碰撞融合的故事。

    在這一層的展廳中,沙發、茶幾、燈具、藝術品,這些看似簡單的生活單品有著最質樸又發自內心的敘述——Living with Art (與藝術生活在一起)。這里也仿佛Coexist展覽的客廳,映入眼簾的是略帶莫蘭迪灰的青綠色馬海毛對半沙發、圓潤活潑,一旁來自美國藝術家Brecht Wright Gander和他的團隊手工制作而成的燈具。漂浮沙發是來自Objective的原創家具設計系列,選用來自Dior前創意總監Raf?Simons與丹麥品牌Kvadrat合作的面料系列。從空間到產品,演繹來自室內設計師Chris Shao的設計與生活理念。而造型獨特的來自Gander的落地燈,靈感來源于他在童年時期收集的海百合化石的美好回憶,這不僅僅是一件具有照明功能燈飾,由于它本身的獨特性,更是能影響整個空間氛圍的藝術品。

    沙發前的綠色“冷翡翠”大理石茶幾采用了疊加石板的手法,打破傳統思路。用材質的疊加豐富設計層次與使用感受。而沙發旁的“漂浮椅子”,由實心亞克力模具支撐,搭配來自Fabric Union的藝術印花面料,真如懸浮坐在云端。放置在“漂浮椅子”一旁的圓柱裝飾擺件由不同材料的拼接組合而成,金屬的光澤感與亞克力的通透感的結合帶來了視覺上的平衡,配合著流暢的弧線切割,渾然一體,它即可作小桌臺又可用作小凳子,亦是Objective的原創單品。在客廳的壁爐旁放置著兩張由橡木和布面拼合制作而成的圓凳,充滿肌理質感的面料配合了圓凳小小的體積,使它具備了美觀與實用性。而另一個壁爐前,來自上海的新銳設計師蔡貝軼Bryce Cai設計的Fan Table,造型上如自由展開的扇形組合,透出神秘的東方意境,并大膽使用石頭和木的臺面拼接。

    客廳外側為一間長方形室內露臺,采光極佳。一整塊色澤清透的弧線不規則大理石雕塑桌放置于此,這件來自設計師Lorenzo Bini作品,意在通過不規則的弧線線條,讓使用者錯落相間而圍坐,改變傳統餐桌帶來的沉重嚴肅的氣氛。露臺墻面上,掛著由Jesse?Visser設計的黃銅制成的功能性照明藝術品,它的外觀設計借鑒了帶有宗教色彩的三聯畫,這種三聯畫形式的造型通常用于描繪宏大的宗教場面。獨特的外形與具有當代氣息的堅固拋光黃銅和不銹鋼板材質的結合,更加契合作品的拉丁文名字“Cogitatio Inanis”(譯為“無思想的思想”),涉及空虛,由物件到反思。

    從建筑、室內、家具、布料;從三維到二維,Coexist講述了藝術、家居、空間巧妙的融合,豐富不同維度的思考。

    二樓的空間中設置了一個更為靜謐的場所:一張1950年代的古董書桌,它由意大利著名建筑師和設計師Gianfranco Frattini設計,搭配來自巴黎的品牌R&Y Augousti的經典設計之一——Eden Chair(伊登椅),筆殼和青銅搭配了黑色的馬毛,具有異域風情的造型,為空間帶來一種神秘感?;馉t上是主理人在摩洛哥旅行時的意外發現,這是三只由駱駝骨制成的器皿,都是當地匠人手拼接工制作而成,十分罕見稀有。與之相呼應的是壁爐內骨頭造型的天然蠟燭,由Studio Morrison設計。

    如果說一樓是與地面直接接觸,擁有無限靈氣的話,那么頂樓是與天空相接觸,帶給你無限的想象。哥特式風格的彩色窗花,一階階登上實木的旋轉臺階,一步一景,充滿古韻的羊皮吊燈一下子將你拉入一個奇幻的神秘之境。我們利用高達4米的層高,打造出一個極具宗教色彩的展廳,肅穆且神秘。

    充滿韻味的旋轉樓梯之間,懸掛著同樣來自Bryce Cai設計的“Back Stage”藝術掛毯,表達著年輕一代的內心呼聲——做自己、展示自我。來到頂樓,首先用藝術家Arno Declecq的圓桌與餐椅作為開場,Arno的設計極具自然簡約之美,通過簡單的黑色橡木,他完美地將西非中獨特而又神秘的部落藝術融入其中,卻也能完美地與周圍家具相調配。

    另一邊放置的則是設計師Robert Kuo的設計作品。他尤其擅長將自然界中有機的形式賦予到其設計作品中,更是通過借助傳統工藝方法、技術、材料等技藝使得Robert Kuo在藝術創作上取得了極大的成就。這盞屏風也非常獨特地用簡單的梨形樣式來傳達出他那種對生活的深度挖掘。藝術來源于生活,卻也高于生活。屏風前,是造型感十足的單人沙發,設計師Bryce Cai講人體工學完美考慮其中,如喇叭般的造型讓使用者如嵌入沙發中那樣,舒適而溫暖。一旁沙發則是來自設計師Vladimir Kagan設計,他將普通材料經過高度的藝術化整合,突破傳統坐的方式,打造出別具一格、隨心所欲的設計體驗,是一款非常具有收藏價值的古董沙發。

    每當房間內光線暗淡下來后,就會有一種幽深神秘的奇幻燈光籠罩一切。此落地燈同樣出自藝術家Brecht Wright Gander之手,這盞燈的內部,藝術家采用的是鍍金銅進行涂飾,使得燈光本身就非常的粗糙與低沉。至于立式燈的外部,他重點仍然突出的是那種張力的侵蝕美感。也許,我們每個人的內心總去向往一種奇幻的事物,這盞燈就可以完美地符合你的一切設想。

    抬頭則可看見橫梁上懸掛的兩條珍珠項鏈造型的吊燈,此款燈出自法國的燈光設計師Ludovic Clement d’Armont之手,所有燈飾均為環保材質,可愛既典雅的造型,為這個充滿神秘感的展廳,注入浪漫情懷。

    展覽尾聲,來到由原本浴室改造的一間隱秘展廳,映入眼簾是巴西的建筑師Bruno de Carvalho所設計的秋千椅,意在還亞馬遜熱帶雨林的原始風貌,當這件展品融入進展廳,則平添了一絲趣味與挑逗。展廳旁側,墻上掛著的是由荷蘭設計工作室STUDIO OS ? OOS設計的一面鏡子,豐富的層次與令人有趣的配色,為此次展覽畫上一個愉悅的結尾。多重的藝術設計,各自風格獨具,將自然與生活中的那些普通的事物賦予一些新的概念。我們在靜止中追尋,在追尋中探索。

    Coexist展覽既是老洋房與新藝術的共存,也是Objective與天線空間共同呈現的藝術盛宴,它講述了生活與藝術并存的方式,喧嘩與思考的平行,這也是Obejective所堅信的:No matter what it is research and rigor, multiple tests and errors, it is our humanity that reveals, in the end, the presence of the object.

    “生命之美在于碰撞,在于調和。以客觀之眼,呈現真實的物體。It is my objective to present an object in an objective way.”

    ——Objective創始人、設計師Chris Shao

     

     

    -關于Objective-

    2020年,Objective于上海成立,空間主理人為Chris Shao。Objective意在從生活的本質思考,以Tangible Object(可接觸物)作為主人公,講述空間,人與家具的故事,以空間為載體,以人為軸心,創造美學與性能融合的居家物件。不曾止步于對于感性的美學探尋,找尋人與空間的情感契合。同時Objective也強調,不同空間與地點對于家具功能的理性需求。

    2016年,Chris Shao在紐約創立了自己的設計事務所Chris Shao Studio,在世界版圖上開展我的設計歷程。2018年,來到上海,成立上海召禾室內設計有限公司。接受來自世界各地的項目委任,其中有酒店、商業地產、學校、餐廳、農場等等。今年,在室內設計師身份之外,成立Objective。思考生活、講述設計藝術之美。

    zh_CN簡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