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z2qk"><acronym id="yz2qk"><input id="yz2qk"></input></acronym></rp>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Oft設計UA影院:顛覆與重組,解構建筑美學!

    “不是所有的建筑都必須是地標,但這個世界的歷史進程告訴我們文化能在眾多公共建筑中鑄造地標”。

    ——弗蘭克·蓋里(Frank Gehry)

    其他項目(建筑師:Frank Gehry、Zaha Hadid、Philip Johson、Daniel Libeskind)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晚期,一股受法國哲學家德希達影響,將大量不規則線條、幾何圖案、非形式化的立體形狀融入建筑設計當中的風潮興起,“解構主義”橫空出世。

    上海梅龍鎮UA影院

    打碎、疊加、重組,否定傳統邏輯上的美學、力學、功能,反對總體統一而創造出的支離破碎和不確定感。這種新思潮在建筑界如闊斧開天辟地,而震蕩的余波從未平息…

    上海的UA電影院,加入了這場起義。希望通過空間設計來表達想要顛覆傳統、脫離既定框架的意欲,重新思考空間的應用和意義。

    大堂的設計透徹地體現了解構美學的特點:虛無、超現實、不穩定及開放的形態,務求一鳴驚人,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這里的天花板沒有固定的一片平面,反之有一棟棟不規則形狀的柱子從上方降下。

    站在大堂中央,幾乎有鼓輕微的壓迫感。這些柱子同時有提供光線的功能,令啞面香檳金色和光面灰籃色的對比更顯著。天花、墻壁和地板各自有獨有的圖案跟線條,卻用相類似的顏色;象是個不相干卻又互相聯系。白色柱子包含香檳金色幼線,香檳金色柱子又發放著白色光線,透露著解構主義思維的獨有規律。

    設計是非常個人的事情,想要突破性的設計,必先從個人思想開始著手;從自我反思與否定的過程中揭露「美」的本質,透過分裂來建構更完整的概念。

    同樣的結構繼續延伸到走廊范圍。假天花的形狀有兩款:純白加圓點燈光和灰籃色條形隱藏燈光,梅花間竹地排列。墻壁的形狀或成菱形或成三角,有秩序地排行,而且只有籃、白、香檳金三種顏色。

    走廊的光度明顯更強,但并沒有太多大盞的主燈,反而用上大量隱藏燈光,藏身于影院數字、條紋及邊際中。

    走廊的光度明顯更強,但并沒有太多大盞的主燈,反而用上大量隱藏燈光,藏身于影院數字、條紋及邊際中。

    至于貴賓休息室和衛生間就將解構和結構的理念融合,將線條解構,用顏色作結構。貴賓休息室用上大量條紋,包括墻壁和天花的圖案。

    但這些條紋毫不單調,或歪或斜,讓人始料不及,然而全用上不同程度的木紋顏色,有灰有啡,凸顯平衡感。

    地板跟墻壁同樣用了深灰和淺灰的云石紋理裝飾,其他部分則為半透明的深籃和淺籃,并以少量白色作間隔。

    最后,在視覺上經歷完后現代建筑之旅后,到達觀影廳就是時候回歸平靜,將視點集中在電影上。低調的紫色,夾雜灰色和黑色,有規律地顯現在眼前。不規則形狀只出現在墻壁上;當解構的意義塵埃落定后,就成為了預設的結構,暗示下一個突破循環的起義。

    來到座位區,解構主義的另一解讀「后結構主義」感覺就變得更強烈。仿佛先前的瓦解中找到了秩序,這里雖然繼續源用跟大堂差不多的顏色及線條,但是明顯地增加了結構。少了不規則形狀的混亂,加入了更多整齊排列的墻壁裝飾,并用上放斜的木紋條狀,隱藏細條狀光管,令視覺上減少一點刺激感。

    衛生間則將條紋橫向放大,用長方形主宰這里的空間。不論天花、墻壁、地板,以至廁所門都是長方形。

    項目名稱:上海梅龍鎮廣場 UA Cinemas

    項目面積:5188㎡

    設計時間:2017年8月

    竣工時間:2018年5月

    設計單位:Oft Interiors Ltd

    zh_CN簡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