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z2qk"><acronym id="yz2qk"><input id="yz2qk"></input></acronym></rp>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場所精神|番外篇——新業態下的場所精神體現手法一探

    傳統的建筑和都市,以聚落形式和地方性表達各自的場所精神。如今,在空間上新的聚落并不再擁有包被性和高密度,建筑物經常是在一個公園似的空間里自由地排列。傳統意識里的街道與廣場不復存在,一般的結果是單元任意的組合。這意味著一種明確的圖案與背景的關系不再存在,地景的連續性已遭破壞,建筑物不再形成簇群或群集。

    既然場所的精神要體現空間的獨特性以及能夠喚起使用者的精神共鳴,同時對于某種全無歷史延革的空間使用功能,就無法在空間所在地域中尋找到匹配的歷史地景或符號與模式。那么對使用者精神內核的分析與探究就成為唯一較易實現的場所精神的出發點。

     

    做為Co-work的辦公空間,其空間功能本身與使用者集合都基于一個前提。這個前提就是,所有使用者使用該空間時,并無明確的等級劃分,所有使用功能都存在于可被實現與不需要被實現的邊緣(或者說是灰色狀態)。其中某一單一功能,僅僅在被某一(或某些)使用者需要時才存在于此一時點、此一局部空間。

    傳統設計中的功能定位,空間劃分在此情況下,恰恰成為不被選用的首要原因。Co-work空間布置的基礎,最明確的指令即是充分滿足(考慮)空間功能的不確定性,不確定性的另一面即是多可能性,正是因為任一局部空間的不確定性,才能保證該空間的多功能性。由此,又帶來一個新的命題,在一個完全具備不確定性的空間里,試圖尋找出一個或幾個傳統意義上的重要節點,是毫無意義的,并且也注定無法實現。

    聚落的本質在于集結,而集結意味著不同意義相互結合。排斥性建筑主要告訴我們現代世界是開放的,這種陳述在某種意義上是反都市的。開放性是無法加以集結的,開放性意味著分離,而集結意味著回歸。

    當設計的出發點著眼于不確定性、開放性、去中心化這幾個要點時,那么具體的手法就能夠相對輕易地執行了。在這個Case里,廢除了或者說完全弱化了傳統辦公空間中的重要節點。前臺、企業LOGO、水牌,等級化辦公室在此處幾乎不存在或者說是以無法被清晰辨認的形式存在。當去中心化被具體表達時,就意味著無等級差別化的多中心形式存在。而當存在多中心數量,突破4個時,人類認知中的中心化潛意識形態將被打亂,從而實現去中心化的訴求。這一訴求的實現,又反向推進了不確定性和各局部空間的平等化,同時強化使用者選擇該Co-work時的心理機制。

     

    即在選擇之后的使用狀態,方能保持日常的平等狀態。

    Co-work空間劃分的去中心化(多中心化)、不確定性、開放性的成立,似乎驗證了該空間的場所精神。那么場所精神在此處是否真的不需要標志性的表達?然而,這似乎是個悖論。場所精神需要標志物,但此處的場所精神確是去中心化的,換言之即是去標志化的。無論在空間實施中滿足其中的任何兩者之一,就必定不能滿足兩者中的另一訴求。

     

    “紀念性是人類最終的需求,是人類對自己的行為、命運或未來,對宗教與信仰和社會評斷所創造的象征”——基提思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我們應當設想,“標志物”或者“紀念性”的范疇定義是否僅局限與具體的實物?在這里,空間亦是“實物”的一份子,就像海德格爾所說的“存在”中的一種。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可以理解為“標志物”或者“紀念性”是可以以其他形式存在和體現。一旦跨出這一步,則“音樂”、“文字”、“圖案”等等都可以成為備選方式,可能還有更多的可能未被發現,在這一場所中,則選擇“We are all a part of the same thing”這段文字作為場所精神的“標志性”或“紀念性”,由此完成該場所精神的表達。并且該場所中的建構材料的選擇應用原則亦是“非等級性”,用“無等級性”材料在空間中的統一運用在實證中保證“去中心化”的加強存在。為了保證在“去中心化”的同時不陷入單調(因為單調本身就是另一種形式的“中心化”),在Case中選用材料的原則是保持多樣性協調,但又控制任一單一材料的占比控制在一定的數值內。與此相應,材質自身的色彩選擇也是遵循同一原則,似乎設計在此時就進入到一種微妙的走鋼絲狀態,偏向顯性中心化則陷入傳統設計思維的桎梏,偏向隱性中心化,(過度強調去中心化,采用無差別手法過甚)則會在偏執中從反面帶來中心化的回歸。至此,忽然發覺該設計的具體思考方式,是從西方理性思維的邏輯出發,最后卻暗合東方思維中看待事物一體兩面。陰陽相契的觀念架構,這對筆者確是在完成初步設計工作后,才霍然獲得的反思。

     

    全力重返建筑的心理尺度,從事實上讓建筑物變成一個有意義的真實中心和一個“集結力量”。正是現代建筑自20世紀中葉以來一直未曾拋棄的努力。

    zh_CN簡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