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z2qk"><acronym id="yz2qk"><input id="yz2qk"></input></acronym></rp>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tbody id="yz2qk"></tbody>

    <em id="yz2qk"></em>

    重慶萬科翡翠公園會所丨于舍 YU STUDIO

    每個設計師和設計的關系,都有著不同的層面和深度,但最后總要回歸初心:不因為走得太遠,而忘了為什么出發。

    從‘空間易想’到‘于舍’,一個是而立之年的蓬勃憧憬,一個是年至不惑的溫穩和解,不管哪個階段似乎都繞不開對‘我是誰?’的求索。于昭說,現在的答案是:他和設計是平等的。

    安坐在茶席前,看茶湯從杯盞中傾出,劃過一道柔柔的弧,隨即彌散的清香四溢。他開始對 Designwire 談起重慶萬科翡翠公園,那處予人以匠心音樂、傳承藝術觸動人心的所在。仿佛遠處的空間與眼前弄茶的景致合而為一。

    “設計不是一種技能,而是捕捉事物本質的感覺能力和洞察能力,我特別反對把它風格化?!?/p>

     

    故不去的城

    重慶地處兩江交匯,山勢崎嶇,地形造就了城市的性格。第一次到重慶差不多是20 年前,濕滑的臺階、江上流動的霧和煙、路邊火鍋麻沒了臉。

    對于生活在平原的我來說,一切是新鮮和沖動的。夜的魅力是看不透,那種神秘的異域感也埋在了記憶中。

    過了許多年,城市的樣子漸漸的模糊了,被灰色的高層城市建筑覆蓋……而記憶中的那座城也被埋了起來。

    舊時的“堂會”是個服務于權貴的”雅事”。在萬科“瑧”系列第一個產品-《瑧山府》的設計思考中,同建筑師任治國一同提出了這個概念,取“堂會”之意,圍繞一個內向的庭院展開建筑邏輯,試圖在社區會所內形成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并取得了理想的成果。

    相似的理念從深圳來到重慶,“堂會”2.0 的版本應該會有不一樣的呈現。

    “竹文化”是傳統中國的氣節表達,重慶又盛產竹子,在這個設計開始之初,很自然就想到了以竹子為媒介貫穿空間始終,來構筑內心故不去的那座城。重慶變了,竹子沒變。

    去年晚些時候在網上看到一個視頻,名字叫《逝去的技藝》主要講述了關于重慶黔江的“老篾匠”生活日常,和正在被現代生活所逐漸遺忘的技術——篾編。于是就萌生了一個想法,找到這些老藝人,來構建一個新的設計。四川、貴州等地的竹編技術是很發達的,就地取材,同時符合當地的生活習慣和氣候特點。

    傳統的手工藝,曾經是我們生活中的一個部分,現代工業化生產所帶來便利和廉價的同時也帶來了副作用。

    伴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速,地域文化特點逐漸消失,不同的城市長成同一個模樣,生活也變成了相似的單調且乏味起來。

    好吃的街邊風味攤兒,搬進了 ShopingMall,便失去了原有的滋味,這一點當下重慶是很突出的。年輕的一代一味追求現代、摩登,反而覺得生活無聊,然而生活本身卻要復雜和精致的多。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想“手藝”和“手工”的概念還會重新回到我們的生命中來,重新贏回相應的尊重。在這一點上,日本人做的一直比我們強,他們所謂的“工匠精神”在我看來是一種對生命的尊重,和對待生活的認真態度。

     

    ? 欲望城市

    整個策展是由三個部分組成,分別是“逝去的記憶”、“欲望城市”、“生活的溫度”,分別記述了過去、現在以及未來。

    理念來源:江邊漁女拋撒出漁網的一瞬間

    連續的 3 個矩形空間串聯形成一種理性的秩序,每一個立方體的四面都有一個橢圓形開口,宛若女性曲線的拱形構造相互連接,彼此照映呈現四面鏡像的虛空,當人在其間穿行時,會感受到空間邊界的虛無感。

    中間展廳的上空懸掛的巨大漁網,如水母般浮游于空中。以當代藝術手法呈現重慶獨特的地域文化,似江邊漁女拋撒出漁網的那一瞬間,內心充滿收獲的渴望。以觀者的心態,正待收獲之心及憧憬生活美好。

    欲望對渝人而言,是內心蘊藏的對精神品質的追求,將傳統文化帶入城市,在高密度快節奏的區域,重構人和環境的共生關系。同下方的沙盤模型一起,構成“欲望城市”的畫面?!坝鞘小北闶菍θ伺c自然和諧相處、相容相生所衍出的渴望。

    “城市最美的那一段,希望總是因為萬科!”我想這也許正是萬科對于城市建造的一種態度和理想。

    ? 生活的溫度

    現代人的生活太過舒適,無論生活在哪座城市、哪個季節、哪個時空幾乎都會恒溫在了 22 度?!皽囟取逼鋵嵤欠N挺高級的感受,前清的帝王們在炎熱的夏季,為了追求適宜的溫度,選擇跋涉幾百公里到“避暑山莊”。

    在沒有空調的時代,入夏的記憶是從母親在床單上鋪開一席竹席開始的。夜的空氣依舊炎熱,但竹子的清涼,透過皮膚沁到心里,也就能安然入睡了。

    隨著生活的忙碌,“溫度”慢慢變成了“奢侈品”,如冬天的冰雪,春日的涼風。

    ?

    重慶的熱度是聞名的。竹子也正好能帶著清涼的感覺,設計靈感圍繞著竹和編織的想法自然而然的展開了,由內向外在建筑外立面上漫延開去,如同溫度在金屬上的傳導。

     

    “宇哥”

    對于竹子性格的了解,估計沒有人能比石大宇先生多了。在我看來他是一個“竹癡”。我同他私交甚好,總稱呼其宇哥來的熟絡,宇哥的作品如人品,是高度一致的。

    事總是有湊巧,起先我只是知道他祖籍是重慶,就抱著模型去找他;后來才了解到他家祖屋也就在江北區,距離項目地不遠。我便邀請宇哥為項目設計一個裝置,他很開心接受了我的邀請設計了構筑體中心的竹燈,并且幫助我找到了竹編的老師傅,在項目進程中給予我很大的支持。

    石大宇的設計作品:“椅優弦”曾獲得 2017 年德國聯邦設計 Special Mention 獎,這款家具很適合重慶的悠閑,正好作為此次項目最重要的展品之一。會所空間裝置是整個設計難度最高的。裝置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跨度達到 12米的拱形構筑體,是用現代的復合竹木工藝制作而成,竹材本身經過破開、去皮、膠合和壓制的過程,將竹子的原本形態徹底改變呈現工業化規矩的形態,通過裁剪拼接做出非常輕盈的結構體。

    中心的竹編燈罩則是第二部分,則是完全用中國傳統的手工編織工藝來體現,燈罩高約 3 米,中心主體的結構部分是由一整根竹子破開而來,形成“緯線”的部分,而“經線”則是用不同粗細的竹篾一層層盤開,基本上達到了材料工藝的極限。

    中國人編竹子的方法是利用竹纖維的自然形態及韌性來組織結構的,充分還原了“道法自然”。兩種形態的“竹性”呈現出的不同哲學觀和方法論都很有趣。

     

    ? 音樂與空間

    空間是需要有靈性的,當空間在腦海中搭建完成之后,一個新的念頭又萌生了,整個設計需要一個更完整的線索。煙霧是江的一部分,模糊了邊界山的影蹤,我希望用一段音樂來貫穿其中。

    我的老朋友謳歌是著名的音樂人,也是我最欣賞的中國吉他手。94 年在香港紅磡他用一把吉他撐住了“魔巖三杰”的場,后曾多次應邀為多部電影操刀主題音樂。從空間的角度出發來創作一段音樂,當他聽到我這個想法的時候,一下就來了興趣。

    在創作的過程中,我們聊了重慶的風土,對“竹性”的理解,以及從年輕的躁動到中年的平和,穿越了時間。

    設計與音樂之間很多感悟卻是相通的,在音樂的最后一章中,特別挑選了一把 lowden 的手工吉他來錄制。這把吉他的特點是整體音色現代明亮中,帶有一些古典尼龍弦的音色,和我的設計觀最為貼切。

    ? “翠玲瓏”

    在項目進程中總是會發生一些趣事,景觀的設計師是創翌善策的周維,他的國學造詣在設計圈中是聞名的。中心庭院的景觀一直是我很關心的部分,因為整個的設計邏輯是圍繞著院落而展開的,恰逢“枯木怪石圖”估出了天價,周維就從蘇東坡那兒找到了靈感。

    三棵日本泊來的“羅漢松”,幾乎用盡景觀設計的所有預算。故此,在會所前廣場的設計上能用的植物就只能是毛竹了,現場這般偶得,倒使建筑、景觀、室內高度一致了。

    起先為“翡翠公園”這個項目創作的音樂名是“翡翠玲瓏”,周維建議去掉一個“翡”字,最后得名–“翠玲瓏”。

     

    項目名稱:重慶萬科翡翠公園會所
    項目地址:重慶萬科
    完成時間:2018 年 12 月
    項目規模:2882 ㎡
    室內設計:于舍 YU STUDIO
    藝術總監:于昭
    室內設計團隊:呂臻、唐亞蘭
    軟裝實施團隊:王玥、呂晶、呂燕敏
    建筑設計:上海日清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園林設計:北京創翌善策景觀設計有限公司
    燈光設計:北京八番竹照明設計有限公司
    室內攝影:王廳
    視頻制作:汪家京

     

    于昭,中國著名室內設計師,于舍 YU STUDIO 創始人,藝術總監,當代藝術收藏者,賽車手。作品不拘一格,注重空間的趣味性和藝術情感的注入,作品具有鮮明的當代性,并融入傳統文化、當代藝術、地域特點等基因。 于 2017 年深圳萬科“瑧灣匯”項目正式提出“當代藝術設計觀”。

     

    zh_CN簡體中文